葳蕤蕤

玉箫x你/ 命不久长

「他的座下有竹,竹下生花,花间行梦,却堪堪依了潮生的泡沫,命不久长。」


“这是为什么呢?”
玉箫双手托腮,温柔地注视着你的双眼。数以千计的桃花树在他的背后微微浮动,海水漫上天空,云则落下黑色的雨。
柳叶色的衣袖擦过你的脸颊,细长手指停留在双眼之间。他点上你眉心,微笑地道:“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呢?”
你未作回答。淡青色的指尖丝毫未动,分寸拿捏几无进退,或许下一刻便会穿颅而过。那只手属于习武之人,稳定得可怕。
“为什么……是你呢?”
你稍稍向后退去,却未预料座下青竹毫无保留的声响。他眼底的翡翠色愈发深浓,指尖如影随形地附在你眉心上。
触感是能灼伤人的冰凉。
你却突然取出了紫竹箫。
玉箫是个好人。如果综合他对你的所有所为,这个说法仍可以成立。桃花岛对你一切有求必应,但这不代表你不会疑惑,为什么那座船永不可以离岸。
好比你装作不知晓的那座墓,那扇永远冰凉的棺。①
有许多事情是不能问的。
也有许多事情是不能忍受的。
“玉箫,当年你教我碧海潮生曲,赠我紫竹箫,明晓的是我没有内力,无法以箫声伤人,也永远无法能及你那般造诣。你早比我知道,但你永远不会告诉我。”
玉箫毫无反应。
你打量着手中的紫竹箫,深呼吸一口气。
“桃花岛对我有求必应,我无剑当然记下这份恩情。玉箫,出去之后,我会衷念记挂着你。”
舌尖空气浅浅的阻力感被你尽数吞下,管口叠上唇角。
玉箫终于笑意全无,只吐了三字:“不可以。”指缘变击为扫,擦过你手臂麻穴。紫箫落地后即被海水卷得无影无踪。‪一时‬之间,你眉心要害脱挟,步移无恙,而他势已外离,无法即刻变招再制;你因此得以后退三步。
亦是远离了玉箫三步。
他与你隔一张青竹榻,若是再靠近,少不了要起身。这之间的距离便意味着耽搁,而你对他的武功已有熟悉。即使真需交手,你也大可在那双色作青碧的箫管叩上腕子之前,倒将剑尖对转他来势。
三步内外,一线生机。而他‪一时‬间全无动作,却又是教你捉摸不定。
“在下不会离开这里。”
玉箫叹了口气,面色重返恬和宁静。
他安静地望着你。在桃花岛的大多数时候,他往往陪在你身边,起初的注视只为怕你失了路径,后来却仍保留下来,眼底清楚有你的倒影,不露情绪,仅仅随了温柔。
你不否认你喜欢这样,也不否认难以忽略的存疑。这样的日子本就无异于四围大海,面上手握浮浪缱绻,暗下难敌海流呼啸卷涌不息。而你不可能永远停留在浅滩。
他闭了闭眼,瞬又复现出桃花岛主②的雍容之姿,额眉平缓,目色淡然,口吻似是拿捏定了,一字一顿地道:“你也不会离开这里。”
你怔了怔,背不长眼,抵上一棵桃花树。
看来神大概并不站在你那边。只是一弹指的事,海浪绣纹自你颊畔翻卷而下,肩颈几处已落上他的发丝。
一弹指间,已是六十霎那。③
手背被压上桃木,一寸寸破入掌隙的冰凉手指缓慢扣下掌心。你认命地阖了眼皮,唇上柔软的一瞬间,那个想法清楚地浮现上来——

“这是为什么呢?”
玉箫温柔地注视着你的双眼。
“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呢?”
你与他隔一榻,二人相对而坐,背后燃着如云的灼灼桃花。
又一次地,你偏开脸。
挂在腰侧的紫竹箫微微鸣啸,他的指尖定上你眉心,凉得灼人。
玉箫问道:
“为什么……是你呢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①岛上有黄药师妻冯蘅之墓。其玉棺冰凉,亡人数十年面目如昔。黄药师曾建一大船,稍有风浪便即倾覆,待其了却尘俗后归葬鲸波。
②真实桃花岛主为黄药师,玉箫为其武器。
③这话古龙喜欢写。


这篇挺乱的,来总结一下。
关于「设定」:
•设定玉箫前期经历同黄药师,拥有一位重要已逝之人(于黄药师是为其妻),岛上设其墓葬棺椁。
•碧海潮生曲为黄药师所创,有影响听者精神之效力,唯内力较吹箫人高深者可不被影响。
关于「彼此」:
•无剑与玉箫同住岛上时尚未觉醒。但彼此都知晓无剑的身份。
•无剑认为玉箫对他/她的感情属于那种“随时被给与也可被随时收回”的不稳定状态,并认定玉箫对那位逝者极为重视。因而他/她希望暂时离开桃花岛,(与玉箫)游历四方,待其足够强大,才有资格成为玉箫身边不可或缺的存在。
•玉箫不希望无剑离开桃花岛。并认定强大后的无剑将不再依赖自己,其实力足以随时离开他。这种潜在焦虑使他平素会回避一些武学问题,从而加剧无剑的疑心。
关于「紫竹箫」(两种):
•①无剑将要吹奏的是离别之曲。即便同一样意味,言辞于玉箫或仍可以忍受,但万不容许听出他/她曲意中的决心。
•②无剑将要吹奏碧海潮生曲。演奏中情绪的变化会被强烈放大,对于走以心御剑之道的无剑,这种波动可能足以使他/她的封印破碎,释放原来的实力,压制玉箫。
关于「命不久长」:
•事实上桃花岛的空间已不稳定。桃花岛属于五剑之境,创世者之一无剑(神)的心绪变化可引起所创物的强烈波动。时间不断重复,背景分崩离析,而矛盾仍在继续,并使环境渐趋向于不可挽回的破碎状态。无剑为创造者,玉箫为寄身者,二者地位不可比拟,因而无剑最多失去他/她所创的世界,但于玉箫,则必将为命不久长。


评论(2)

热度(19)